首页 >> 院士访谈 >> 刘更另:时刻关注土壤营养的人 — 翟媛媛


刘更另:时刻关注土壤营养的人

发布时间:2013-01-15
—— 文/本刊记者:翟媛媛


    7 月29 日下午,万钢部长亲率在郑参加全国粮食丰产科技工作经验交流会的200 多名领导专家,到鹤壁市视察粮食丰产科技工程浚县万亩核心示范区和浚县农科所15 亩超高产攻关试验基地。浚县农科所院内的墙壁上有一条标语“一粒种子改变世界”,格外醒目。媒体也习惯地将育种方面的专家誉为“一粒种子改变世界”的人。
    7 月30 日,我们采访到中国工程院院士刘更另,他是土壤肥料方面的专字,也是位须发苍苍、和蔼可亲健谈的老人,我们从粮食安全问题谈到世界农业问题再到土壤 肥料问题,刘院士表现出了一个农业科学家的强烈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在谈到“一粒种子改变世界” 的话题时,老人却说:“仅有种子改变不了世界,还需要土壤和肥料。如果没有肥料,洒在沙子上的种子也不发芽!”
    粮食问题关乎全人类
    在介绍土壤肥料植物营养专家刘更另院士之前,我们觉得有必要让读者对当前的世界粮食问题有个大致了解。因为院士不仅仅是各领域的权威,更是国家的智囊。对于中国的农业问题,粮食问题,他们更敏感。
    下面是一组比较新的关于粮食问题的统计数据:
    世界上四大跨国粮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垄断着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小麦、稻米及玉米等谷物的全球库存只够满足60 天的需求。36 个国家正面临着粮食危机。全球死于饥饿以及与饥饿相关病症的民众每年超过2.5 万人。全球粮食涨价42%。此轮粮食危机将持续2 年。本世纪中期全球90 亿人口。过去45 年粮食消耗增幅达149%。全球第二及第三大大米出口国越南及印度大幅削减大米出口量,令全球大米供给少了1 / 3。气温升高了0.76℃。气候的变化不仅导致危险紧急自然情况数量增加,更对粮食的生产形成了威胁。农民需要喂3 公斤粮食才能获得1 公斤猪肉,对于牛肉,比例更高达7:1。生物能源在2022 年的使用量将达到360 亿加仑。高油价也推动了粮价的上涨,目前国际油价已经涨到了每桶超过100 美元的高价,比去年同期上涨了58%左右。
    从当今的世界格局来看,“谁拥有了粮食,谁就拥有了一切”,这在迫近的世界粮食危机面前是不得不承认的理。刘更另院士说,国际米价从2007 年9 月份的230美元/ 吨跃升至1000 美元/ 吨以上,导致全球一亿多人深陷贫困,造成国家动荡。2007年我国国内农业生产资料上涨18.5%,钾肥价格上涨了71%,今年以来,化肥价格更是一路飙升。如果不能有效解决粮食价格与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快速上升的矛盾,不远的将来也许会真的出现“粮食危机”。
    我国“粮食丰产科技工程”实施已经五年了,截至目前,已经筛选出了100 多个高产优质高效粮食作物新品种,集成创新100 多套作物大面积丰产栽培技术体系,建成一批粮食高产示范基地,累计建立科技示范区6 亿亩,约占全国粮食生产面积的10.1%;累计增产粮食3660 多万吨,增加经济效益达500 亿元。需要考虑依靠科技创新让粮食不断增产,是应对“粮食危机”的可靠途径!
    粮食增产的关键也在肥料
    刘更另院士是我国著名的土壤肥料植物营养专家,上世纪60 年代他解决了水稻“坐秋”问题,揭示了磷肥防治“坐秋”的机理,倡导种植绿肥,发展双季稻,提高了资源利用率。上世纪70 年代他研究出钾肥,提高绿肥田稻谷产量。上世纪80 年代他研究出硫酸锌防治水稻“僵苗”,揭示了亚砷酸根在土壤中的化学行为,为改良“砷毒田”提供了理论与方法。上世纪90年代他提出“水平浅沟、沟坑相连、分散蓄水”的工程措施,解决了红壤地区旱坡地季节性干旱缺水问题,为发展林果业、草业,恢复植被做出了贡献。他还研究出北方板栗专用肥、栗蘑人工栽培和产业化,经济效益明显。他曾5 次获国家级奖励,8 次获得省部级奖励。发表科学专著和论文报告160 多篇,主编《中国农业科学》7 年,翻译了世界名著《化学在农业和生理学上的应用》,并主编了《中国有机肥料》等著作。可以说,在农业领域,在土壤问题方面,他是当之无愧的权威。
    刘院士非常重视科学实验,他先后在湖南祁县农村实验站工作28 年,在冷水滩7 年,在河北迁西14 年,现仍在北京密云、湖南桃源山丘地区进行科学实验,并考察了武夷山、五岭山、罗霄山、峨眉山、燕山、太行山、长白山、天山、阿尔泰山等山脉。他对山区开发,对南方红壤的低产水稻田改良,耕作制度改革,山丘区生态建设和农林牧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没有基层的实地调查,就不会发现农业发展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刘更另院士介绍说,中国农业现存的问题依然很严重,如我国粮食需求增长迅猛,耕地面积却在不断缩小;淡水资源开始比土地资源更稀缺,地下水源补给速度滞缓,农业灌溉用水量锐减;我国红壤的氮磷含量逐年下降;盲目照搬外国经验,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却造成了这些地区农村劳动力短缺,耕作粗放等问题。
    刘更另院士介绍说,我们搞肥料,就用大水冲猪场,结果造成了污染。而邻国日本则是把猪粪运到深山里压成块状有机肥再返回来使用,虽然麻烦,但避免了环境污染,提高了土壤中有机肥的含量。我们目前最缺的就是有机肥,靠根插来提高的土壤产量毕竟和使用猪粪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我们用缓释肥料,包衣肥料,这都是应该的。但是,许多土壤没有经过改良,缺乏有机胶体,不能吸附农作物生长所需要的铵离子、钾离子等等,这样做就等于把肥料直接施到了沙子上,如果遇到水,就会流到江河里长出蓝藻。
    农村大量向城市输送劳动力,一些村子只能看到老弱妇孺。这样的劳动力群体能种出高产粮食么?农村太缺乏劳动力了。韩国现在的农民是8%,但是他们已意识到农民太少了,提出来要从8%提高到20%。
    中央一直把“三农”问题列为国家工作的重中之重,同时出台了很多惠农政策,农业税免了,畜牧税免了,但是农产品产量还是没有增加。从秦朝开始的南粮北调,到现在却出现了北粮南运。那些历来丰产的耕地出现大面积减产,究竟是为什么芽刘更另的看法是:如果从专业角度来分析,化肥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在促进粮食增产的诸多因素当中,化肥的作用占到了50%。要想真正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关键就是要提高耕地质量,用好肥料。
    走有特色的现代农业之路
    1994 年,一个叫做莱斯特·布朗的美国学者写了一篇《谁来养活中国?》文章,声称中国必将出现粮食短缺,进而造成世界性的粮食危机。当年,这篇文章被认为“中国威胁论” 的代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布朗的言论似乎起到了一点预言性的作用,世界性的“粮食危机”,开始让一部分人产生了中国还能否继续用只占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22%的人口的猜疑。
    刘更另院士说,小平同志早在1963 年就给外国记者讲到过中国的农业问题。我们的经验就是优先发展工业,重视发展农业。农业发展要全面规划,首先是生产粮食,中国人每年大概吃十五百斤粮食,但农业发展不能仅靠粮食,还要进行多种经营。从长远来看,粮食问题很重要,要通过农业改革改变后进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进行了土地改革,一下子农村的面貌就改变了,不仅粮食大幅度增长,经济也大幅度增长,工业总产值5 年间增加了6万亿。实现了我们“用只占全世界7%的耕地,养活22%的人口”的诺言。
    中国的农业发展水平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机械化运用程度和西方国家相比是有差距,但分散经营与规模经营并存是我们的国情。美国的农业叫五大农业:大区域种植,大规模经营,大机器作业,大批量生产,大距离运输。五大农业的好处是:商品价值高、农场有钱赚、仓库改货源。的确这种运作方式,很现代,很先进,但要将这样的方法硬搬到中国,却不具备可操作性。
    我们要走适合自己的促进粮食增产的路子。在这方面,我们是做过很多实验和努力的。我所说的具有我国特色的现代农业,是用现代科技武装的、吸收传统农业精华,避免传统农业缺点的农业。它既区别于美国的“五大农业”,又不同于具有规模小、土地产出率低、商品率低、生产力低等特点的中国传统农业。它是一种吸收了中国传统农业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发展农业生产的经验,复杂的条件下因地制宜的经验、使植物生产、动物生产、有机肥的结合构成循环经济的经验,产品多样化,创造许多特产、名产,满足人类多方面需求的经验,药食同源,增进人类健康的经验建立起来的一种农业。
    基层研究才是农学的根本
    现代农学是由三门科学发展起来的:生命学,地理学和经济学。现实中总有人把农学描述成万能学科,或夸大或片面。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世界,表明了一种自信;一粒种子改变不了世界,表明了科学的态度。恩格斯说,物体的整个运动都是由太阳来的排斥。恩格斯所讲的排斥运用到农学里,就是要特别注意光和空气湿度的作用。内蒙古的粮食产量为什么那么高?它的光照是2700 到2800 个小时,长沙的是1300 个小时,贵州的是600 个小时,光合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北方作物产量特别高。比如新疆的棉花产量是13000 到17000 株,长江流域的棉花就达不到。
    在采访过程中,刘更另院士特别提到了农学人才的培养问题。刘院士说,我们国家60%、70%的人都去搞特区,不愿意搞农业,这种思维误区很严重。现代农业并不等同于传统的人力劳作。我们国家的农业机械化程度并不低,信息化农业的发展同样迫切。比如精准农业,它是国际农业科学研究的热点领域,是农业在信息化时代的一次“新技术革命”,要应用到地理信息系统、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遥感技术等数字化工具,对作物进行统筹管理,我国早在2004 年就在这方面取得过突破性进展。
    刘更另院士说,现在的年轻人缺乏的就是吃苦精神,搞农学,如果不和农作物打交道,就是纸上谈兵,不会有什么成绩的,就算是运用高新技术来进行管理,也一样需要理解作物的习性和特点。刘院士感慨地说:“没有28 年基层工作的经历,我就没有今天的成绩。我现在拥有的科研能力、观察思考的能力、人际沟通能力和身体素质都得益于在基层得到的锻炼”。
    年轻人要想有所建树,就必须养成认真严谨的科研能力和科研态度。刘院士说,当年为了改良低产田,他和科研人员深入几百户农家进行调查,分析了无数份土壤样品,试验了几十种肥料。没有现代化的仪器设备,就自己动手一个个数据分析;没有专门的实验室,就租用农民家简陋的牛棚;没有自己的试验田,就利用当地农民的水稻田。到村里调研,常会有意外收获。一次,邻近的常宁县(今常宁市)连续干旱好几个月,稻田干裂。他们到现场后发现,水稻田旁边的水沟在哗哗流水。一打听,村民们说,稻田里灌了水,粮食产量反而会降低。于是,他们开始大量搜集资料,长期研究,发现土壤里含有大量的砷,灌水后砷对水稻的毒害比干旱时大100 多倍。这个重要发现后来被写进《植物营养》教科书,填补了土壤研究的一项空白。“如果不是在基层,你可能永远不会发现这样的问题。”
    作为科研人员,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刘院士说,在普通人看来水稻都是绿色的,可在他的眼里却有7 种颜色。“我每天都到田里坚持观察,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光照,施不同的肥料,水稻颜色都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说明着水稻生长的规律,从中我可以发现很多科学问题。如果留在大城市,可能只是在电脑上看看水稻的照片而已,这种细致观察的能力可能早就退化了。”
    刘更另院士说,现在基层环境不好,地方领导需要为青年创造好的工作环境,青年也应该努力做到不受或者少受环境影响,甚至去创造新环境。“要想真正干一番事业,光坐在家里看网络上的资料是不行的,只有到基层才能看见更鲜活的东西,才能培养出克服任何困难的信心和勇气。如果你带着一种理想和信念,到任何艰苦的地方都可以实现人生价值。”
    刘更另院士说,他经常会下基层农站给农民传授研究成果,有一次,他从长沙开会回来,晚上11 时才在离实验站两公里的火车站下车,村民们还一直在火车站等着接他,这种感动,只有经历了才有体会。中国的农民是很质朴的,他们有着中华民族最传统的优秀品德,跟他们交流,你会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东西。“我觉得,我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的身体还很好,我每天都在农田里跑来跑去,几公里内开会都是走过去,还参加农业生产,身体自然就锻炼结实了。”
    刘更另院士明年就80 岁了,还不停地奔波在田间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