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访谈 >> 王    越:抓好教育 和谐发展 — 李会平


王  越:抓好教育 和谐发展

发布时间:2013-01-15

—— 文/本刊记者:李会平


    在第十届中国科协年会“文化强省战 略与科技支撑”论坛上,北京理工大学名 誉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越做了题为《中国优秀文化与科技第一 生产力发展共进》的演讲。论坛结束,记者 有幸就河南省文化发展问题采访了王越院 士。
    记者:王院士您好!很荣幸听到您一番 对文化的高见。听您的演讲,我最大的一个 感觉就是:文化囊括了所有的社会财富,而 不仅仅是我们一般意义上所指的文化。
    王越:这是社会发展的核心问题。
    记者:既然整个社会财富都可以囊括 到文化里面,那您怎么看待郑州的发展?怎 样看待河南的文化现象?
    王越:我认为河南的文化底蕴是很深 厚的,是古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 族的发源地之一,也出了很多名人。但因为 它地理位置特别重要,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战乱、天灾人祸就比较多。由于这些因素的 影响,河南近代发展得不够好。我认为河南 省应该弘扬、发展中原的优秀文化。发展文 化首先应该重视文化。从哪儿入手?从教育 入手。教育不仅指学校,而是包括整个教育 体系。
    怎么弘扬河南的文化?河南人口众多, 人口素质提上去之后,河南人多就是最大 的优势。教育优势提不上去,人多就是最大 的包袱。这是对立统一的关系。
    记者:一个全民的教育?就如文化包括 所有社会财富一样,教育也应该囊括所有领域的所有民众?
    王越:包括各层次的教育,要有重点大 学,也要有很好的职业教育,很好的成人教 育。胡锦涛同志提出,河南要重点发展现代 农业。农业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比如说农作 物就是生物,它是活的,有生命的,不是 “死的”事物,很多规律人类还远远没弄清 楚。第二,关系到人,没有人就没有办法生 产。第三个,现在发展靠高科技,还要有高 素质的劳动的人。如果农民都是文盲,能搞 现代农业吗?如果农民没有文化,没有意识 到农业的重要性,认识不到种粮不光是自 己能生活,还是为社会承担责任还要对社 会作贡献,能重视粮食生产吗?假如说中国 现在不重视农业,粮食不能自给,去年开始 的世界粮食大涨价,肯定会有人说中国快 支撑不住了,或者说世界粮食的涨价是由 中国人多买粮造成的。粮食问题重要不重 要?胡锦涛同志说,河南的现代化农业非常 非常重要。我个人认为包产到户是一种对 旧制度的否定,但是包产到户的个体生产 方式现在也得否定,现代化农业一户一户 小生产能干好吗?农业的生产环境、农业的 加工环境、农业的高附加值作业,是一个非 常复杂的体系,没有文化、没有科技能上去 吗?民以食为天,你饿着肚子,吃都吃不饱, 你讲什么美?讲什么和谐?你肚子都吃不饱 你自己身体就不和谐还讲什么更大范围的 社会和谐、社会稳定?
    物质的问题必须靠物质解决。怎么落 实?抓科技。科技怎么落实?抓教育。必须 改变观念,尊重教育、尊重科技、尊重文化, 而不是谁有钱尊重谁,谁吃得开尊重谁,谁有关系尊重谁。现在这个社会,很多地方存 在尊重有钱有势的行为,这不符合长远的、 优秀的中华文化的发展观。孟子说“民为 贵”,现在中央提出来“民为本”,这是对 的。教育是长期投资,本身没有经济效益, 但发展教育是对社会、对民族负责任的做 法。
    河南本身就是一个农业大省,而且地 处平原,气候比较适宜,河南应该大力发展 农业。农业不是落后的产业,是一个非常重 要、科技高度集中的产业,我们要从文化观 念上进行转变,然后从抓教育入手,把教育 放在优先发展的地位。我本人认为,河南近 一亿的人口,国内一流大学至少得有3 所, 现在有吗?
    然后是教育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有没 有很好的职业教育学校?从这个学校培养 出来的人社会上承认是业务型的骨干,有 很强的操作性和技术创新能力。职业高中 也必须发展。因为初中毕业才15 岁,参加 劳动,未成年,不符合劳动法,知识又不够, 怎么办?放在家里无所适从,很容易影响青 少年本身的发展,影响社会稳定。还有现代 的农民,怎么样提高他们的文化素质,提高 他们的劳动技能,这都是很重要的。这次 “三鹿奶粉事件”,不就是奶供应商往里面 掺三聚氰氨吗?这就是人的文化理念。当 然,政府也有责任。中华文化自古就提倡 “爱人”,己立立人,己达达人,己所不欲勿 施于人,在职业道德方面强调诚信、正义、 仁爱等。如果我们很好地弘扬中华的优秀 文化,把中华的优秀文化和社会发展相结 合,就不会出现三鹿奶粉这种损人利己的事件了。
    弘扬优秀文化,这是对的,但切入点要 抓教育体系,转变文化观念,要领导带头尊 重教育、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很重要。中 国这次奥运会办得很成功,实质上也是中 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体现。看看那些志愿者, 开幕式、闭幕式9 万观众,6 万名志愿者, 志愿者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得不到,但他 们是奉献者。这就是中国老百姓的价值观。 这种精神非常宝贵,所以奥运会闭幕式特 别加入了对志愿者的感谢。
    记者:在全国范围内,河南地下文物排 第一,地上文物排第二,中原文化也是源远 流长。但河南省现在还只是文化大省而非 文化强省,您认为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 什么?
    王越:文化的发展需要社会扶持,但基 础还是在教育。我这里所说的教育不仅是 指学校教育,而是整个社会的教育,是社会 上每个人的自我教育和互相的教育。不能 够把文化发展和经济发展割裂开来,也不 能完全用经济发展代替文化发展。如果只 讲究经济,那就是经济动物,我们需要用理 性修养自己,使自己不断超越自我,更彻底 地超越动物本能。需要进一步建立人类国 家民族社会共同和平发展的发展观,需要 进一步建立各种文化交流交融共同发展的 发展观,反对自认优越排他性的单边主义 文化观,更反对极端的单边霸权文化观。
    记者:这应该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王越:漫长也得做,幼小的东西都很 弱,但有发展前途。婴儿生下来只有五、六 斤重,但会长成健壮的大人。所以未来的发 展是重要的,也是可行的,中国的优秀文化 就具有这种超前性,历程漫长但必然发展, 这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
    记者:在市场经济规律作用下,要实现 您所说的文化大一统的文化理念,是不是 和市场经济的一些现象有一定冲突呢?
    王越:为什么市场经济和中华文化就 一定冲突呢?按经济利益来考虑,中国古代 人就说了做商人要诚实。邓小平说,不要认 为市场经济一定是资本主义。市场自然发 展了之后,市场经济实际是通过市场调配 来联系各个行业的一种经济形式。文化的 发展正是要在现代的市场经济中发展。
    文化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发展中人的 观念要转化,新的观念要促进社会发展,就 是我说的对立统一的关系。梁漱溟先生在 一本书中说到,人的理性超越动物的理性来促进人的理智发展,不能说市场经济跟 文化的发展是绝对对立的。物质社会的发 展也会促进人的精神文明的发展,这是相 辅相成的,但也有矛盾,所以严格说是对立 统一的。重要的是我们要通过中国人的理 性,中国人对传统优秀文化的理解来促进 社会发展,同时也促进中华文化的发展。
    记者: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对文 化的理解太狭隘了。
    王越:基本概念可以这样去理解,这个 核心的元素就是说在人类的进化过程中, 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叫文 化,也叫文明。
    记者:您让我感觉文化强省和科技支 撑也是对立统一的。
    王越:着眼点还是在教育,这是一个重 点。河南的教育必须得大力发展。我举一个 大学的例子,1 亿人口全国的一流大学至 少得有3 所,再稍微多点得有5 所。中国 13 亿人口重点大学顶尖的38 所,211 工程 的100 多所,河南只有郑州大学一所是列 入211 工程的大学。
    河南的职业教育也要大力发展,而且 是好的职业教育。高中也要发展,职高也要 发展,还有农民文化素质也要提高。所以我 说教育是一个系统,不是仅指一所学校。河 南省的老百姓非常勤劳朴实,吃苦耐劳,这 是最大的发展动力。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 的地位,对河南来说尤其重要。
    记者:那您觉得这个突破口在哪里?
    王越:首先是转变观念。教育体系应该 有这样几所大学,包括重点大学和一般大 学,职业教育有高等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 育。没有好高中,原则上出不了好大学生。 河南高中很好,可以到全国竞争上好大学 啊。这样做靠什么?靠好的教育体系,靠好 的高中,好的初中还有小学。上高中也送到 外面去读,这是不现实的。全国教育资源还 是比河南富裕得多,为什么不利用全国的 教育资源?利用全国的教育资源靠什么?靠 考生的素质和能力,靠本省的基础教育。真 正成为一所好的大学,没有几十年、上百年 是成不了的,世界著名的大学都是经过一、 两百年大学文化积淀形成的。但是你得做, 你做了以后才可能有,你现在不做将来没 有,将来不做再将来还是没有。
    记者:我还有一点迷惑,王院士,其实 河南省的基础教育在全国应该还是可以 的,河南考生很受各大学欢迎。
    王越:整个教育体系必须满足人民的各类需要,这就是为人民服务,以人为本。 中国人很希望自己子女的教育能上得去, 这是中国人的美德。为什么江浙一带发展 比较快,首先是教育体系比较发达,教育体 系发达了之后人才就兴旺,人才兴旺了一 切都会有,没有的就会去创造,现在没有将 来会有。
    记者:听您一席话,我觉得在对文化、 对教育的理解上,不亚于思想受了一次洗 礼。
    王越:这些供你参考,有些问题我也在 思考,也在学习,也并没有完全弄懂,因为 中国的复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内 在原因也有外在原因,并且还有时机问题, 这个很重要。未来的20 多年,中国的机会、 挑战都会特别多,再过20、30 年,中国达到 中等发达程度后,走的路就会比现在顺一 点。现在人家是以一种挑剔、抑制的眼光来 看待你。等到你足够强大了,别人才不会欺 负你,你不够强大时别人就要扼杀你。在 “摇篮中” 代表新生弱小的新生事物很容 易被扼杀。现在中国正在复兴,人家就是要 在你复兴的初期阶段扼杀你。
    记者:我觉得在未来的20、30 年,或者 说现在的中国已经面临一个转折点了。
    王越:这个转折点就是中央提的解放 思想,转变观念。发展模式要转变,由以快 为主转到以好为主,用好带动快,不是快带 动好,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要转变观 念,不能消耗资源,污染环境,要进行高科 技、高附加值、高效益的生产,这是转变观 念的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是社会和谐,不仅 要抓社会经济发展,还要抓社会的协同发 展。说白了就是帮助与扶持弱者,不能有太 大的贫富差距,要尽力于社会公正。
    记者:转型期必然面临很多机遇和挑 战,您觉得转型期河南要抓住机遇战胜挑 战的关键是什么?
    王越:长远来说必须要解放思想,转变 观念,转变什么观念?在经济发展中,过去 经济效益主要靠扩大投资,靠产量,但附加 值很低。投资效益要往好的方面发展,这是 一个转变。第二个转变是社会科学,协调发 展,不能只抓经济,要抓社会和谐发展,要 致力于社会公正,要缩小差距。提高文化素 质,把文化发展作为和谐发展的一个切入 点,进而抓教育体系发展,这样做没有的就 都会有,但如果不抓到点子上,有的也会变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