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访谈 >> 薛群基:创新科技 中原腾飞 — 宋先锋 胡炜


薛群基:创新科技 中原腾飞

发布时间:2013-01-15
—— 文/本刊记者:宋先锋 胡炜


    材料科学和技术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基础
    记者: 您长期从事特种润滑材料和摩 擦化学的研究工作, 是我国材料化学和摩 擦化学领域的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 学界 称您“推动了这一领域的发展”。那么您研 究的领域对我们的生活、社会的影响体现 在哪些方面?
    薛群基: 我一直在做特种润滑材料和 摩擦化学的研究。应该说在这个领域, 摩擦 化学的研究水平我们是处在国际领先的地 位, 这在国际上是得到承认的。
    润滑材料和摩擦化学实际上是摩擦学 的分支, 摩擦学就是关于摩擦、磨损和润滑 的学问, 更深层次的就是研究材料和摩擦 表面的相互作用。所有的机械设备相对运 动、相互接触, 不管是轴承、齿轮还是一些 滑动、滚动的部件, 从航天到我们骑的自行 车都有运动, 运动产生摩擦。我们走路的过 程当中, 鞋底和路面也有摩擦, 太滑了说明 摩擦系数太小, 就需要加大摩擦力度。像体 育运动, 如快艇、游泳运动员都需运用先进 技术, 减少表面和水体的摩擦力度, 提高速 度, 所用材料就是润滑材料。
    1965 年我从山东大学一毕业就考了 中科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研究生, 从 那时起就开始了摩擦领域的研究工作, 40 多年一直工作在这个领域, 包括改革开放 以后我到美国密执安大学两年多的时间里, 也是在这个领域研究。应该说兰化所材 料化学和摩擦化学领域的开拓者是我的老 师陈绍澧先生, 然后是党鸿辛院士。党先生 从上个世纪60 年代末期一直干到80 年代 初, 应该说在“文革”最困难的期间, 党先 生领导了这个学科, 并坚持下来了。1982 年我回国以后, 开始接着带领这个学科。作 为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 在这个领域的时 间长达20 多年, 这时期主要开展了摩擦化 学基础理论研究, 也就是研究材料在摩擦 过程当中表面发生的化学和物理变化。成 果主要应用在航天航空领域, 当然在各种 制造业、化工、交通、包括运动器材上也有 应用。我举一个例子, 快艇表面如果加上一 种非常薄的润滑材料的话, 大概可以比别 的快艇快0.1 秒, 这0.1 秒也许就决定了谁 是冠军。应该说从第一颗人造卫星到已经 发射的神舟六号, 都应用有我们的润滑材 料。所以在国家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中, 我 们还是有比较重要地位的。
    记者: 材料科学如此重要, 其发展方向是什么? 您为什么选择河南?
    薛群基: 兰州的实验室, 是由我和党先 生1985 年开始筹建, 1987 年建成的。这个 实验室, 在1992 年、1997 年、2003 年三次 都被评为优秀。从实验室建立起我就担任 室主任, 党先生是实验室的学术委员会主 任。到1999 年的时候, 主任就由刘维民研 究员担任了, 我就做了学术委员会主任, 党 先生则主要就到河南来工作了。
    河南这个实验室, 我记得当时是, 河南 大学的孙培新书记和王校长以及分管科研 的关爱和副校长等领导、党院士和我在郑 州向时任副省长的陈全国副书记汇报了要 在河南大学建一个材料方面的重点实验 室。因为材料科学和技术的重要性, 也因为 河南具备一定的基础, 我们希望中原地区 应该在材料科技方面作出应有的贡献。
    汇报以后, 得到省领导的大力支持。 1998 年在党鸿辛院士的带领下, 河大依托 于凝聚态物理和高分子化学与物理重点学 科, 在朱自强教授和张举贤教授建成近20 年的“固体表面实验室”和“高分子化学研 究室”的基础上组建了河南省“润滑与功能 材料”重点学科开放实验室。2001 年河南省 科技厅批准组建河南省重点实验室, 同时更 名为“特种功能材料重点实验室”。2003 年 又被教育部批准建设省部共建教育部重点 实验室。党院士对这个实验室倾注了大量心 血, 党院士去世前交代, 希望我能继续支持这个实验室。当然这里的工作主要还是这边 的同事们在做, 我只是在学术方向上跟他们 进行讨论, 出一些主意。
    我认为河南大学这个实验室还是很有 特点的, 因为材料科学现在的发展方向就 是复合化、功能化、微细化和智能化, 现在 连我们修马路、盖房子用的水泥都要智能 化、功能化, 更何况一些新型的材料, 更要 沿着材料科学发展的新的方向前进。所以 我们建立的特种功能材料实验室也就得到 了国家科技部、教育部、河南省领导、省科 技厅、教育厅等部门的大力支持。河南大学 作为领导和主管单位, 支持更是不言而喻。
    材料研究的特点, 一个是基础研究和 应用研究结合得非常密切, 任何一种材料 都是为了应用, 不完全是写论文。二是材料 在每一个历史时期都处在科学技术的前沿 领域, 因为整个人类文明是要靠新材料来 支撑。三是和其他很多科研方向结合得非 常紧密。目前我们国家迫切需求的能源科 学技术、环境科学技术、制造业、生物科学 技术都和材料密切相关。科技发展到今天, 一些新的科技进步的生长点往往就出现在 不同学科的交叉和结合上。
    所以, 这些特点决定了河南大学功能 材料实验室的定位一个是材料的基地, 必 须先做出新材料。第二个是关于材料本身 的宏观和微观结构和性能的研究, 这就是 需要很多大型仪器设备的原因。大概河南 大学在理科的投入主要在这个实验室, 近 2000 万元的现代仪器设备目前可以初步 满足实验室研究工作的需要, 当然这个平 台的建设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第三个就是 要紧密地结合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 尤其 是河南区域经济的发展, 把基础研究和成 果迅速地向高技术产业转移。所以, 我觉得 河南大学办这个实验室一定要从基础研究 入手, 迅速拿出能够在工业上、高技术上应 用的新材料, 确确实实形成对河南经济和 社会发展的技术支持。我们作为科技工作 者, 必须把自己的定位搞好。昨天我们在实 验室开了一天的会, 听了各个方面的汇报 也特别讲了这个事情, 一定要把自己研究 工作的定位搞好。假如定位定不好, 那方向 就选不好。这个实验室我们现在选了三个 方向。
    第一, 界面功能材料及应用。
    第二、纳米材料和纳米结构, 这个很有 基础。像分子薄膜、低维材料、纳米的团簇 材料, 都是新型的光电材料, 像光开关、半导体、光电转换用的新材料等。
    第三、我们还选了有机大分子的功能 材料, 也主要是在光电、光化学方面。
    当然这个实验室原来有基础的一些化 工材料, 我们还要继续进行。当然这样的方 向不是一成不变的, 但是一旦确定下来就 要坚持不懈地努力。科研工作的特点就是 要持之以恒, 不能今年一个花样, 明年又一 个花样。同时方向也要根据国家和地方区 域经济发展的需求, 不断地给予一定的调 整, 二者不可或缺。我经常跟同事们讲, 要 坚持不懈地研究, 同时还要不断地创新、更 新和调整。
    人才、平台建设和科研成绩是 争取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基本
    记者: 您是固体润滑国家重点实验室 学术委员会主任, 同时兼任中国化学会常 务理事, 机械工程学会、空间科学学会、材 料研究学会理事, 国际摩擦学会副主席, ACS、STLE 会员, 同时还是河南大学特种 功能材料重点实验室的领军人物。以您的 经验谈谈河南重点实验室发展应该做好哪 些工作, 才能跻身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行列? 对河南省的建议是什么?
    薛群基: 河南省至今还没有国家重点 实验室。我记得去年8 月15, 徐光春书记在 中秋节团拜时, 我跟徐书记坐在一起, 也谈 起这个事情, 我说这种状况与河南省经济发 展和人口大省的现状是不相适应的, 这么大 一个省份, 每年拿的国家科学奖也不少, 但 主要奖项在农业和制造业方面更多一些, 从 科技方面来说还不是一个强省。强与不强的 一个体现就是平台建设。平台建设一个是依 托大型企业, 建设国家工程重点实验室, 同 时国家也一直在发展依托中央的科研院所 和一些有特色的部委院所, 还有一些重要的 大学, 建设以科学技术研究活动为主的国家 重点实验室, 现在郑州大学和河南大学都还 没有。当然, 争取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我认 为主要是靠研究实力, 研究实力无非体现在 人才、平台建设和科研成绩( 成果和产出方 面) 这三个方面, 这些是发展省级和部级重 点实验室, 进而争取国家重点实验室最基本 的要素。
    首先, 要加大投入。据我所知, 实验室 虽然是有不同的部门管理, 但是它的主要 工作是由科技厅来协调和联系的。我认为 从省里和科技厅的层面来说, 这一方面应 该加大支持力度。这个支持力度不仅仅表现在钱上, 当然钱是非常重要的, 我认为河 南省的经济实力也完全有力量支持。现在 郑州大学、河南大学以及其他的实验室, 省 里已经给了很大的支持, 但是我觉得这个 支持力度还要再加大。科技部从去年开始, 加大了对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支持, 尤其要 支持团队、支持平台, 而国家基金委则主要 支持科学家个人, 他们有个分工的不同。
    第二要注意队伍的建设。现在虽然是 有一批院士, 不管是兼职的还是留在河南 工作的, 仍然在科技第一线努力, 但是这些 先生毕竟年纪大了, 要抓紧培养40 岁左右 的, 甚至是三十五六岁年青一代的科研骨 干, 我觉得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要争取国 家人事部和中组部抓的百千万人才工程, 另一方面还要争取基金委的杰出青年基 金, 争取涌现出更多的教育部的长江学者 和中国科协的全国青年科学家。下一步就 是推他们到国家层面去, 一代一代的接力, 40 多岁的推上去之后, 马上要对30 多岁 的人进行培养和锻炼, 不然的话, 五年、十 年过得非常快。
    我认为河南省的特聘教授这项工作做 得非常好。河南大学就有好几位河南省的 特聘教授, 这个措施非常关键。
    昨天我们还讨论到实验室要选出三到 五个30 多岁毕业的博士担当重任。将来这 三五人中有两个成才就是大胜利, 有一个能 成为学术带头人就非常好。因为领军人物都 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磨炼, 不是一帆风顺的, 完全依靠捧出来的是成不了领军人物的。
    第三还要注意整体的环境建设, 包括 创新文化的建设。一定要本着国家对国家 实验室、开放实验室要求的开放、流动、竞 争、联合的原则。要合作、竞争、创新, 没有 竞争是不行的, 不敢出去打擂台是不行的。
    去年我参加了多次实验室的评审, 我 感觉实验室的发展非常快。昨天我还跟实 验室的同志们讲要有危机感。你做得很好, 但是人家可能做得比你更好。没有危机感, 总是慢吞吞的, 不提高效率, 那是不可能走 到前面去的, 尤其对河南来说更是如此。所 以有时候想想, 河南地处中原、四通八达, 人口全国第一、经济总量在全国排第五, 都 在前列, 没有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好像也不 太公平。对河南省的实验室建设应该从省 领导到科技厅的领导、当然还有其他厅包 括教育厅、财政厅都应该配合支持, 各个学 校和厂矿企业都应该努力, 争取在“ 十一 五”甚至更长的时间有一批国家的研究实验室、国家的工程实验室、国家的工程中心 在河南出现。
    吃苦耐劳、非常努力是河南人的特点, 另外河南的历史积淀很厚重、文化底蕴很 丰厚, 刚才我和实验室的几个人聊天, 还说 河南大学应该把文化产业、动漫产业的教 育抓起来。昨天晚上我去看了清明上河图, 觉得这个演出非常好, 当然还有需要改进 的地方。我想河南大学除了发展理工科, 它 的文科历史本来就长, 动漫产业又是一个 文理结合的学科, 杭州能够搞动漫之都, 湖 南省要发展动漫大省, 我觉得河南省在这 方面的能力和历史底蕴比他们更有条件, 更应该发展。
    材料产业、化工行业都应该走 绿色化的道路
    记者: 现在经常看您提到发展绿色化 工, 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那么绿色化工主要 指哪些? 应该如何发展, 意义和内容主要是 哪些?
    薛群基: 我们兰化所专门有个绿色化 学的研究中心。目前国家的经济政策提倡 节能减排。前两天我在北京开会, 会议内容 讲的就是怎么样减少排放、怎么样节能、怎 么样搞循环经济, 这是国家经济转型面临 的重大课题。我们现在水泥产量占了全世 界的1 /3, 钢铁产量达4.7 亿多吨, 当然这 是发展必须的, 但是我们的很多落后技术 还在使用。所以我们在提对策的时候, 最主 要的是淘汰落后, 把落后的工艺和技术淘 汰掉, 发展新能源, 运用新技术, 减少污染 排放。至于化工方面, 它为人类创造了很多 财富, 现在生活离不开化工, 但是化工的排 放问题也影响了环境, 所以现在第一步就 是要减少排放、节约能源, 阻止对环境的进 一步恶化; 第二步希望很多的化工过程实 现“零排放”, 就是在化工的转化过程中通 过工程的研究、过程的研究, 没有废弃物的 排放, 所有的循环过程、所有的物质都能转 化成有用的。
    现在这个研究方向大家都在努力, 很 多化工溶剂实际上对人、对环境都是有危 害的, 只有水这种溶剂对人、环境是无害 的, 所以水溶性的溶剂就是发展的方向。譬 如说我们发展的二氧化碳成为一种液体状 态的化工, 作为溶剂它是无毒的; 譬如说现 在最前沿的研究叫“ 离子液体”的这种物 质, 既可以作化工过程中的催化剂, 又可以 作为绿色溶剂, 都可以减少整个产品生产过程的排放和污染, 减少能源的消耗, 这对 我们国家发展非常重要, 因为资源和能源 都是有限的。我们希望化石燃料、化石能源 能够减少排放、减少消耗。我想河南的材料 产业、化工行业都应该走绿色化的道路。
    要支持优秀年轻人脱颖而出
    记者: 创新人才如何培育, 以您个人的 成长经历谈谈体会。培养年轻人, 带领好团 队, 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
    薛群基: 这些年我培养的博士大概有 46 位, 包括这边的张治军、张平余两位教 授, 还有今年回来的安艳清, 去年回来的张 玉娟等。
    培养人才还是要讲人的德才兼备。目 前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提高我们研究生的培 养质量。博士学位是最高的学位, 国家花了 这么多钱就是希望他们发挥博士的作用。 所以对人才的培养, 我觉得第一还是要提 高他们的责任感, 其次提高他们对科学研 究的兴趣。我觉得一个人没有兴趣的事情 是做不好的。
    美国华人数学家丘成桐教授在杭州参 加了一次中学生的数学竞赛以后, 就认为 竞赛过分功利化。孩子们数学考得很好, 但 是没有兴趣。爱因斯坦也说过, 科学研究的 兴趣有时候比责任更重要, 所以我们要培 养学生对科学的兴趣。这个事情要从小学 就得抓起, 经常地组织学生看一些科普书, 参观博物馆、自然博物馆、天文馆、大学、科 研机构、实验室等, 通过和科学家、科技人 员的接触, 培养孩子们的兴趣。过去我记得 教育很重视这样的事情, 总是教育孩子们 将来成为工程师、科学家, 将来驾驶飞机等 等, 有的女孩子看见我们第一个拖拉机手 的照片, 就说将来要去开拖拉机, 这说明她 是有兴趣的。现在我觉得教育在这方面淡 了一些, 人们更多的是关心经济收入怎么 样, 怎么样多赚钱, 在市场经济中是什么水 平, 当然这不能说是坏事, 经济不发展, 什 么都不能动, 但是未来引导经济发展的还 是科技这个第一生产力。
    对于年轻人, 我觉得老一代和中年一 代的科学家和教授, 应该支持他们、培养他 们、帮助他们, 尽快让30 多岁的年轻人脱 颖而出。河南省的发展需要有这么一批人。 所以教育厅、科技厅和大学应当加大支持 力度。当然对他的要求得稍微低一些, 你不 能要求他职称很高, 因为很多年轻人都不 是教授, 你要让他跟教授比, 这本身就不公平, 要专门支持他。同时要注意, 给他们课 题、给他们项目、给他们支持, 也要定规矩。 有些年轻人拿到一批经费后, 就觉得这笔 钱是我的了, 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没 错, 这是指你在科研工作当中想怎么用就 怎么用, 并不是你个人的钱, 你到街上想怎 么花就怎么花啊。另外, 从科研道德方面、 思想品德方面还是要德才兼备, 我觉得一 定要有团队精神, 所以要支持团队。
    我希望河大这个实验室, 第一步要争 取国家的杰出青年基金, 一个实验室要有 两个到三个人拿到国家青年基金后才能争 取创新团队。成为创新团队非常难。你的投 入越大, 收获也越大, 没有投入就没有收 获, 但不是每一棵树都结果, 每一个果实都 结得又红又大。不是这么回事。
    记者: 您捐出自己的“何梁何利”奖 金, 设立“青年创新奖励基金”是否也是为 了这样的目的?
    薛群基: 你说的是香港“何梁何利” 奖, 那是五六年前我拿到的, 那时候是20 万港币, 我当时交给兰化所设立了个青年 科技奖, 每年奖励三位, 后来他们觉得一年 评一次过于频繁, 就改成两年评一次, 到现 在估计奖励了七、八个人了。这个奖是我发 起的, 目的就是要支持年轻人, 支持优秀的 年轻人。同时, 研究所还配套给他们科研经 费, 就是拿到1 万元奖金, 给他配套4 万元 的科研经费, 拿到5000 元就配套给他两万 元的科研经费。作为一个年轻的刚毕业的 博士来说, 这笔科研经费还是能做些事的, 但是现在看来确实不多, 总是有这么一回 事吧, 我想主要是为了年轻人的成长。我也 坚持不要冠我的名字, 我也不做评委, 凡兰 化所的青年同志都可以申请。作为老同志 我们无非是从各个角度支持年轻人更快的 成长, 因为说到底有人才就好办。
    我1984 年从美国回来后先做研究室 的主任, 1986 年做研究所的副所长, 1998 年底科学院决定让我做所长。这时候所里 非常困难, 但是我希望同志们能够安心地 在这里工作。我当时开了句玩笑, 我说我就 是带着你们出去讨要也要把这个所做好。 当然那是玩笑。说穿了还是要有人才。没有 人, 即使给你一大笔钱, 你要这个钱干什么 用? 目的还是要给国家做事。有了人才以 后, 没有钱我们可以去争取, 可以根据国家 经济、社会还有国家安全的要求, 选定课题 我们可以去争取, 这不就有经费了? 胡锦涛 总书记的科学发展观主要就是以人为本。这对我们国家发展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作为年纪比较大的科技工作者, 我觉得有 责任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下一代年轻人 的身上, 这个作用可能比自己争取几百万 的经费和课题要好得多。所以我有时候给 学生们讲, 我认为在科技上我就做了那么 两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包括摩擦化学方面 的研究, 这是在国际上得到承认的; 第二件 事我们在国际上应该是最早开展纳米润滑 材料研究的, 国际上这方面的第一篇论文 就是张治军跟我做博士时, 1994 年我们在 美国《物理化学》杂志上发表的。当然, 后 来每个方面都有十几个博士在做工作, 也 发表了大量的文章, 也申请了很多专利。这 几年我们也得到了国家的奖励; 第三件事 是努力推动基础和材料研究迅速向产业化 转化。但是我自己觉得科研方面的这些成 绩与培养了这么多学生相比, 后者让我感 到更高兴, 因为青年一代对以后的工作是 一个更好的延续和发展。
    当然要特别注意学风建设, 这一点非 常重要。我还对实验室的同志们讲一定要 注意这个事情, 对年轻人从一开始就要注 意培养他们良好的学风。我想劝告年轻人, 一定要端正学风, 这决定了你一生的命运。 所以, 我给博士们讲千万不能做违反学术 道德的事情。学风不端正全世界都有, 但是 谁抓紧了就会好一些, 抓松了就会差一些。 像韩国不断出一些韩禹锡学术造假的事 情, 最近又有一名韩国科学家造假。其实, 学术造假, 美国、英国都有, 包括我们国家 也有不少。应该把人才培养提到很高的高 度, 包括创新文化建设也要考虑进去。
    河南太需要国家级实验室了
    记者: 您领导的国家固体润滑 实验室的技术和应用水平在国内 外都是先进的, 将来会有什么样的 更高的目标?
    薛群基: 固体润滑国家重点实 验室想继续在这个领域里起到引 领和带动作用。同时我也希望, 5 年左右( 因为时间太短了也不大 可能) , 河南省包括河南大学, 应 该有国家级的实验室出现。我认为 河南大学这两个实验室, 一个是特 种功能材料实验室, 一个是宋纯鹏 带领的植物逆境生物学实验室都 是非常有特点的, 当然郑州大学, 还有几个大企业包括张铁岗院士搞的煤矿瓦斯与火灾防治实验室, 都非常 有特色, 但是有的起步比较晚, 像工业实 验室至今还没有建立, 而特种功能材料实 验室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我觉得省厅 的领导、学校的领导都应该有这个目 标——冲击国家实验室。我们要争取国家 级实验室, 就必须有一批高水平的科研人 才、高水平的仪器硬件平台, 而且要有高 水平的研究成果, 这实际上也是国家实验 室追求的主要目标。什么叫起到了带动、 引领的作用? 就是你在这个方向上部署了 这个工作, 然后有很多人就跟着你走, 包 括国际上都要跟着你走, 这就说明你的水 平在国际上至少应该是先进的。所以我希 望兰州的实验室和河南的实验室都能有 一个大的发展, 我更加期望我们河南, 尤 其是河南大学的实验室、河南省的实验室 能有一个重大的突破。
    河南太需要国家级实验室了。当然更 主要的还是靠人才。你没有人才照样不行。 最终还得靠实力说话。包括引进人才, 对自 然科学领域的发展非常重要。年轻人来到 实验室一看你什么都没有, 你就是给他一 套住房, 他在这里没有事情做也不行。
    他会想我来这里干什么? 还是要有工 作的地方, 有发挥他作用的地方。现在国外 要回来的很多, 博士求职的非常多, 关键是 要把平台建设好、把方向凝练好、把创新文 化、环境都建设好。我觉得河南省作为文化 这么厚重的一个地方, 在经济和文化建设 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是有条件办好国家 级科研和技术平台的。
    最后应本刊邀请薛院士为我们题词: “创新科技, 中原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