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访谈 >> 张铁岗:矿工心中永远的大哥 — 胡 炜


张铁岗:矿工心中永远的大哥

发布时间:2013-01-15
—— 文/本刊记者:胡 炜


    矿工文化简单、直接、热烈、实在, 这在 我们去平煤集团采访几次后就深有体会 了。
    在矿上, 称呼谁为“大哥”, 那是一种亲 近、友好、尊敬的表示。谁一旦成了矿工们心 目中的大哥, 那么无论你最终成了矿长、总 工, 还是老总, 他们都一如既往地称你为 “大哥”。在平煤, 张铁岗就享有这样的待 遇。虽然他早已是我国工程院的院士, 又是 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专家, 多次随同国家 领导人一起参与我国的抢险救灾, 但在平 煤, 他的伙伴们还是亲热地喊他“大哥”。
    传奇的大哥
    平煤是资源重地, 这里出产的煤炭支 持了我国诸多地方的工业生产, 是河南工 业企业的一面旗帜。同时, 平煤也是个创造 奇迹的地方, 有一批专家型骨干在这里成 长。前段时间我们来采访矿井瓦斯抽 采———发电———热害治理关键技术时, 大 家就一致推荐: 写写我们的大哥———张铁 岗院士吧。他们中有老有少, 有张铁岗曾经 同甘共苦的兄弟, 也有他孜孜教诲的后辈。 虽然, 张院士当时并不在现场, 但大家对他 的爱戴、尊敬无不发自内心。我们从大家的 描述里, 构勒还原出了一个真实、生动的张 铁岗。也许是年代有些久远了, 张院士真实 的故事上抹了一层传奇色。
    1962 年7 月, 他考入焦作矿业学院采 矿专业学习。1966 年上半年, 他与五位同 学到鹤壁煤矿四矿实习, 写出了论文《矿 井水采系统的改造设计》。在他的主持下, 经过反复论证, 初出茅庐的张铁岗竟然推 翻了由留苏博士张华林率领的唐山设计院 和鹤壁设计院共同提供的两个设计方案, 在鹤壁煤矿和学校引起了轰动。
    在四矿工作期间, 他向矿领导提出了 “由外延变内涵”的矿井技术改进方案, 使 矿井实现了合理集中生产, 在百里矿区第 一个建成了百万吨综合机械化采煤工作 面, 把矿井生产能力由原来的60 万吨提高 到240 万吨, 年增利润6000 万元。
    1983 年7 月, 张铁岗刚刚担任九矿工 程师, 便碰上三采区大火。过去常用黄土灌 浆灭火, 但山地黄土奇缺, 他大胆采用了附 近姚孟电厂的废粉煤灰代替黄土灭火, 很 快便扑灭了大火。他创建的这种“粉煤灰 灭火法”, 后来在全国得到了推广。
    1992 年张铁岗调任大庄矿矿长。这个 被称为矿区“西伯利亚”矿场, 外部环境和 生产条件都很差。他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 调整了生产布局, 改造了暗斜井工程, 大大 提高了矿井提升能力, 把生产90 万吨的矿 井提高到145 万吨。1 年后, 大庄矿6 项经 济技术指标跨进了全国先进行列。
    煤矿作业是高危险职业, 井下矿工长 期受着水、火、瓦斯、冒顶、地热等的威胁。 张铁岗经常受到各地政府的委托参加其它 矿区的抢险指挥, 为将事故消灭在萌芽阶 段或防止事故进一步扩大, 把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 他呕心沥血, 创 造出许多奇迹。1997 年以来, 他先后指挥 过梨园煤矿、新华四矿、韩庄二矿、禹州云 镇山二矿等矿井的抢险工作, 特别是2002 年受国家安全监察局的委托, 一天夜间在 家用两部电话成功地遥控指挥吉林省南山 矿瓦斯爆炸抢险工作, 一时传为佳话。据不 完全统计, 张铁岗参加矿井水、火和瓦斯爆 炸等重大事故的抢险指挥23 次, 有11 次 因抢险及时把事故消灭在萌芽状态, 未造 成1 人死亡; 已形成重大事故通知他前往 抢险的有12 次, 救出365 人, 其中从死亡 线上救活的就达119 人。矿工们盛赞他是 “矿山的脊梁”,“瓦斯的克星”。
    干了大半辈子煤矿工作的张铁岗也曾 经三次险些被死神夺走。每次亲人们闻讯 赶来, 纷纷劝他离开井下, 别再干这活儿 了。张铁岗说:“是农民就得种好地, 在煤 矿就要操心多挖煤、挖好煤, 这是我的工 作。”一次他在井下出了冒顶事故, 工人们 把他抢救出来, 他躺在病榻上, 半身不能动 弹, 妻子哭着劝他:“为了孩子, 为了全家, 你别再下井了, 去干点别的事中不中? 要么 咱回老家种田中不中呀? ”张铁岗说:“我 学的是采煤, 煤矿需要我, 咱咋能回家种地 呢? 再说我们不干煤矿, 让谁干??”
    张铁岗院士在技术上造诣很高, 但他 并不是一个木讷的学究。多才多艺的他, 业 余爱好颇多, 吹拉弹唱、琴诗书画都有两下 子。张院士不爱下棋, 但赋诗能力很强。据 说, 在四矿当技术员时, 他白天上班, 晚上 常到四矿文工团排练节目, 后来还当过四 矿文工团的团长。调到集团公司后, 每逢矿 上举办文艺晚会, 老伙伴们还都争着把他 请回来, 仍让他演奏他们百听不厌的《赛 马》、《拉骆驼》等二胡曲。若赶上什么庆 贺, 总有不少人请他挥毫题字, 而他总是按 时赴约, 其乐融融。闲暇时, 他还能唱上几 首老歌, 譬如《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怀念战友》等, 当然《敖包相会》之类的 抒情歌也能唱两首。
    在井下, 他和工人是生死之交; 升井, 他和工人一起到地摊上喝酒。至今他还和 矿工们吃在一起, 喝在一起, 在他们中间, 你根本意识不到他就是鼎鼎大名的救火队 长、瓦斯克星, 多次受胡总书记、温总理接 见的院士。
    钻研的大哥
    瓦斯突出是煤矿的高危灾害, 也是全 世界未能解决的难题。张铁岗大学一毕业, 就和煤与瓦斯混在了一起, 这交道一打就 是39 年。作为科研人员, 井下所有的活他 都干过, 采煤工、支架工、镏子工、掘进工、 放炮员、技术员, 再到矿长领导岗位, 异常 丰富的井下实践经验, 加上良好的理论知 识, 使张铁岗在工作中如鱼得水。
    平顶山矿区是瓦斯重灾区, 多次发生 瓦斯重大事故。1996 年, 张铁岗担任平煤集 团总工程师后, 国家把“九五”重点科技攻 关项目《矿井瓦斯综合治理示范工程配套 技术的研究》5 个专题和23 个子专题的任 务交给了平煤集团, 由张铁岗担任课题组 组长, 组织全国科研院所的专家联合攻关。
    在翻阅了大量国内重大瓦斯爆炸事故 资料之后, 张铁岗发现, 这些事故多发生在 上隅角, 这里瓦斯容易聚集, 而且采面瓦斯 超限常常发生在晚上。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玄机呢? 张铁岗苦苦思索着。
    1996 年冬天的一个深夜, 刚进家门的 张铁岗猛然想起了什么, 喊上几名技术人 员, 扭头就往回走, 下到十矿采煤工作面上 进行观测。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饿了, 啃块馒头, 渴了, 喝口凉水。十几个小时过 去了, 他终于测算出60%的瓦斯来自上隅 角, 而且涌出量与分段装药放炮的数量成 正比, 同放炮间隔时间长短成反比, 同时与 夜班工序上隅角支架经常滞后也有关系。
    见微知著。1998 年4 月3 日, 在八矿 的一个工作面, 张铁岗发现衡量瓦斯突出 的一个重要参数与规定的临界值相差不 少, 但从工作面发生的动力现象看却有突 出的危险。他命令放炮时工作人员都躲在 1 公里外的防突门外。张铁岗走后, 果然发生了瓦斯突出, 39 名工人按照他的要求操 作无一人受伤。
    ......
    张院士因而以治理瓦斯而闻名、成名。
    2004 年1 月5 日, 对于河南人来说是 个永远难忘的日子。这一天, 河南省实现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零”的突破, 来自平煤集 团的总工程师张铁岗成为中国新增选的 58 名院士中的一员, 这也是中国工程院唯 一一名来自煤矿生产一线的院士。
    张院士说, 2003 年的院士评选, 他所 申报的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的竞争极为激 烈: 航天动力、原子、水利、电力、石油、化 工、煤炭等专业的申报者都在这一学部进 行, 而那年载人飞船上天、三峡大坝蓄水等 都是具有世界影响的项目, 其申报者无疑 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等诸多优势。取得答 辩资格的20 多人全是国内各行业的顶尖 人物, 但最后只有8 人能够入选院士。
    院士答辩的地点在北京京丰宾馆, 70 多位我国科学界的“ 泰斗”要面对面地对 参加答辩的人员进行提问。57 岁的张铁岗 有饭后犯困的习惯, 答辩那天, 为了下午精 力充沛, 他中午故意不吃饭。其他答辩者答 辩时都西装领带打扮得很气派, 他却刻意 选择了休闲带领毛衣; 尽管他会说普通话, 他却选择了地地道道的河南话。他说:“我 是河南人, 我就要说河南话, 河南没出过工 程院院士, 我要给河南人争口气。”
    面对大屏幕上的一道道问题和院士们 的即兴提问, 他对答如流, 成功晋级。
    在平煤集团公司百米井下摸爬滚打了 30 多年, 曾历任技术员、工程师、矿设计室 主任、副矿长、矿长、集团总调度室主任、平煤集团总工程师的张铁岗, 没想到有一天 天国家工程院院士的头衔会带在自己的头 上, 他十分珍惜和爱护这个“称号”。
    真实的大哥
    “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君”。在张院士准备搬迁的办公室 里, 堆满了书籍, 也有许多国家领导人接见 他时的合影, 看得出张铁岗非常珍惜这样 的接见和鼓励。但他从来没有骄傲过, 依然 保持着矿工真实的本色。
    2005 年元旦, 温家宝总理到陕西铜川 矿区看望矿工, 慰问遇难矿工家属。张铁岗 作为慰问成员、铜川陈家山矿“11·28”事故 和郑州大平矿“10·20”事故调查组组长, 在总理主持的煤矿安全会议上, 向总理汇 报了煤矿安全生产中存在的问题。
    作为一个老煤炭人, 张铁岗说他有责 任, 也有义务向总理掏一掏心窝子的话。通 过调查发现, 张铁岗指出, 现行的《煤矿安 全规程》中还存在一些需要在技术上重新 规范的细节问题。
    大平矿难后, 他写的报告变成国家煤 炭管理局下发的《关于加强煤与瓦斯突出 防治的意见》。在北京, 他又写出了对陈家 山矿事故原因及其应吸取的教训的初步看 法, 促成了《国有煤矿瓦斯治理安全监察 规定》的出台。
    2005 年新年的第一天, 温家宝总理专 门给张铁岗题词———“永远前进”。这是鼓 励, 更是鞭策。张铁岗, 第一个从煤炭企业 走出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正是以其知识 分子的责任感、科技工作者的睿智、共产党 员的使命感, 在不断前进着。
    哪里有矿难, 哪里就有张院士出现, 甚 至不仅仅限于矿难。张铁岗是个仗义执言的 人。39 年的煤矿工作生涯, 养成了他直率、 务实、雷厉风行的性格。作为从煤炭企业走 出来的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 煤矿安全的 那些“家底儿”, 他了如指掌, 深谙于心。
    他说, 煤炭占我国一次性能耗的70%, 走资源节约、环保、安全开发之道路是十七 大提出的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面对煤炭 开采的浪费现象, 张铁岗十分痛心, 他说: “目前煤炭开采中‘吃肥丢瘦’、‘吃厚丢 薄’现象十分突出, 煤炭资源开采浪费问 题亟待解决! ”
    他向记者一一列举了煤炭资源开采浪 费的“三重罪”:
    第一浪费是薄煤层开发少。薄煤层储量占全国煤炭储量的28%, 而其产量仅占 煤炭总产量的8%。很多薄煤层低硫低磷, 品质优良, 而且开采安全条件好。但是有些 煤炭企业领导抱着尽快“提升”的目的, 只 顾“政绩”而“ 挑肥弃瘦”, 置国家资源浪 费于不顾, 十分令人气愤! 希望政府立即制 定限制丢弃薄煤层开采的政策, 遏制企业 短期行为的发生。
    第二浪费是优质煤矿被滥采滥挖。在 内蒙, 许多矿井煤厚越过6 米, 但是却被个 体户矿主采用早已淘汰的“ 房柱式采煤 法”, 把汽车开进去拉走完事, 回收率连 30%也不到。
    第三浪费是小煤矿没有合理利用。小 煤矿产量占全国煤产量的三分之一, 南方 雪灾中的煤荒更表明: 国民经济离不了这 三分之一。小煤矿大多是上世纪50~90 年 代大矿开采余下的边角废料, 开采成本较 低, 有其合理利用价值。对待这些小煤矿, 符合开采条件的应当让其开采, 把剩余的 煤炭资源充分利用起来, 最后自生自灭。对 违法违规的, 坚决整顿关闭。
    张铁岗院士介绍说, 从目前我国采煤 工业的发展水平来看, 无论是理论还是技 术, 在全世界应该都是先进的, 并且高于美 国。
    我们国家矿难之所以多, 其实是有原 因的: 第一, 开采条件越来越复杂。我国煤 炭的产量原来仅有几个亿, 现在二十个亿, 世界第一, 占世界煤炭产量的38%。浅层开 采完了, 就要向深部开发, 深部条件复杂, 瓦斯含量大, 所以容易发生事故。第二, 我 国的人均GDP 达到1200 多美元, 国际统 计数字表明, GDP 在900 美元到1500 美元 时, 任何国家的煤矿事故都 要大量发生, 美国、德国、英 国都是这样。第三, 随着经 济的发展, 我国的经济层次 和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造成了行业内部的无序竞 争, 再加上国外的技术渗 透, 新环境也是造就事故多 发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国家缺乏瓦斯抽 采方面的经验。张院士说, 这些事故主要是瓦斯事故。 瓦斯是灾害源, 又是宝贵的 不可再生资源, 还是一种非 常洁净的能源。它可以发 电, 还可以炼油。现在我们国家缺油, 再有50 年石油就用完了, 煤炭 还可以开采200 多年, 将近300 年, 所以煤 炭是我们国民经济的一个支柱。在这样的 情况下, 瓦斯含量大我们就要采用一种新 的技术来抽采瓦斯, 把它和煤炭一样当成 一种资源进行开采。
    张铁岗院士感慨地说:“ 是实践给了 我成功的机会, 我感激当时的分配结果, 要是一毕业就分到机关, 我可能现在还是 一无所成。”他曾在一次井下现场工作中, 对工程师们毫不客气地说过这样的话: “ 我下去四个小时, 不用记录, 看出的问题 上来能讲两个小时, 我要说错了可以不当 总工程师! ”他对井下各工种的熟悉程度, 令许多人瞠目结舌。张铁岗说, 他这样说是 希望工程师、技术人员都能深入实践, 多和 工人们接触, 多经历一些实践, 多增长一些 才干,“这样的技术人员才有用。为啥现在 的大学生眼高手低? 因为他们没有实践经 验。所以我不主张大学生一毕业就分配到 机关工作, 应该让他们下基层锻炼锻炼, 增 长才干。”
    有段日子, 张铁岗讲课讲出了名, 辽宁 工程大学就通过煤炭部来挖他。说起这些 往事, 张铁岗哈哈大笑:“ 我是井下出来 的, 让我专职教学还不习惯呢, 我还是喜欢 这儿。”
    如今, 张院士的大部分时间都奔波在 全国各地, 很少在平煤, 然而, 只要他在矿 上, 矿工们远远看见他, 都会过来与他打招 呼, 他也会停下来亲切交谈, 那份自然而然 的亲近让人羡慕。你会感觉, 他依然是矿工 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