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访谈 >> 张    泽:学术追求永无止境 — 张明


张  泽:学术追求永无止境

发布时间:2013-01-15
—— 文/本刊记者:张明


    思想决定命运。
    一个人的一生其成就有多大与其思想 境界密切相关。
    人生是一条长长的路,每一段路,必定 会留下一些令你难以忘怀的事情和人。其 中挫折和困难是必逃不了的。
    而最终能够胜出这挫折和困难的人才 是勇者。他所做成功的事也一定要比别人 多几倍。
    著名材料科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张泽便是学术追求永无止境的人。
    2007 年12 月19 日召开的“中国高等 学校2007 年十大科技进展”颁奖大会上, “首次发现共价键晶体及非晶结构一维纳 米材料的大应变塑性形变”入选中国高等 学校2007 年十大科技进展!这是国家开展 全国高校科技进展表彰10 年以来,北京工 业大学首次获此殊荣。
    而这一成果就是在北京工业大学副校 长张泽领导并亲自主持下获得的。
    崇尚学术是核心价值观
    张泽对这项殊荣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既有一位科学工作者对研究成果被肯定的 欣慰,又有身为管理者对中国高校科技工 作的远虑。
    在问及获奖感受时他说,中国高等学 校十大科技进展的设置,主要是为了促进 中国高校的科技研究与发展,是纯学术性 的、表彰性的。参与这个奖项的是高校科技 界,过程和结果都非常公平。但张泽的视野 并未局限于自己的科研成果,他紧接着就 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从国家发展历史 看,改革开放以来,高校的科学研究工作才 有了很大的发展,虽然进步很快,但历史很 短。相对于国际研究氛围,中国高校研究氛 围薄弱,除了历史积淀不够外,主观上缺乏 学术精神是重要原因。学术氛围、学术价值 观和科研队伍等与国际相差甚远。这是一 个现实。在国外做过多年科研工作的张泽 院士,清醒地看到这种差距,对于国内缺乏 学术氛围这一现象深表忧虑。在张泽院士 眼中,获奖本身并不重要,设立这样的奖 项,意义在于鼓励大家具备追求科学、崇尚 科学、尊重科学的精神。
    作为北京工业大学主管科技工作的副 校长,张泽院士十分关注高校的发展。他说 建设创新型国家要有创新型人才,高校一 定要形成核心价值观,即崇尚学术。大学要 有学术氛围,这样才会出一流的科研成果, 才有著名的学者,才能把学生培养成真正 具有科学素质的人才。但目前,在中国高 校,尊重人才和知识的氛围还远远没有形 成,官本位对学术的毒害和侵蚀作用是深 远的。正如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现了 中国改革开放的飞跃一样,张院士说,高校 要以学术建设为中心工作,追求真正的学问,使大家凝聚到学术追求上来。
    张泽院士的话,既有科学家的执著又 有管理者的眼界,言语切中中国高校教育 的肯綮。他赋予了学术三层含义:第一是教 学,即知识的传承,以培养人才为天职。第二 是科研,即新知识的产生。推动社会进步仅 凭传授知识是不够的,必须创新,这有赖于 科学研究。第三是管理,即进行科学的管理。 人们只有接受科学才能独立思考,而不是屈 服于权威。张院士认为中国高校尚未抓住教 育的实质,在他看来,教育的实质是以学术 为本,培养独立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要形 成教师乐教,学生乐学的氛围。只有这样,学 生才有希望,学校和社会也才有希望。
    一位智者用国际视野审视中国高校科 研现状,发自肺腑地呼吁高校要以学术建 设为中心,崇尚学术精神。张泽院士不只一 次表达了他的这种希望。
    科学的本性是批判性,敢于怀疑才能 创新。
    他认为只有教师具有了崇尚学术的精 神,才能做出一流的科研成果,才能培养出 创新人才。
    事实上,张泽就是因为有颗赤诚的学 术之心,才有了学术上今天的卓然地位。
    执著精神打破纳米瓶颈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学术需要的是独立思考。张泽院士以尊重 科学、崇尚学术的治学精神带领着北京工 业大学固体微结构与性能研究所的师生们 攻克了当今国际纳米科学研究的瓶颈性难 题之一。首次发现了共价键晶体及非晶结 构一维纳米材料的大应变塑性形变,发明 了一种集现代电子显微学原位表征与纳米 材料新异物理性能研究于一体的新方法。
    正如马克思所言“在科学的入口处, 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有很多无法 预料的艰难险阻在前面等着你,必须根绝 一切犹豫。
    作为这个项目的第一负责人张泽,在 最初选择研究项目时,就明白这个研究项 目继续下去将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但收 获也可能是丰硕的。他明白,如果研究成功 了,对祖国今后纳米事业的发展会有很大 的影响,会有力推动祖国在纳米科技领域 的进步。因此,无论这些研究有多么困难, 他也会坚定勇敢地向前。
    凭着这种排除万难的科学精神,在张 院士的带领下,研究所解决了纳米研究中 的三个难题:一是如何抓得住,因为纳米太 小了,抓不住就无从下手研究。二是如何打 得着,即怎样操作。三是如何看得到,观察 它在原子状态下的动态变化。该项目就是 经过巧妙设计将这三件事同时解决。他们 发现像玻璃一样脆的碳化硅,当其尺寸降 至100 纳米以下就出现类金属的韧性。如 今碳化硅纳米线的力学性能已被攻克,现 在他们又投入到物理性能的艰苦研究中。 在看似不可能的条件下他们使纳米研究成 为了可能的事。
    搞科学研究,如果只有个人努力,没有 周围大环境的支持也是难以成功的。纳米 研究成果的出炉,除了得益于学校的大力 支持外,研究所浓厚的学术氛围是成功的 沃土。研究所每周都举办学术活动。张泽院 士参与指导,一起分析讨论。用大量时间进 行学术讨论,从交流中找到今后发展的方 向。年终,每个学生要做学术总结报告。科 学目标的提炼、队伍的组织、学术思想的启 迪在浓厚的学术氛围中塑造而成。“对学 术要像对宗教那样虔诚。”张泽院士认真 地说。有这样的精神,这么短时间出大成果 也不足为奇了。
    很多的人知道很多的道理,可他们就 是做不到。他们可以把千万条明智之理摆 给别人听,然而,他自己却无法做到。
    只有知行合一的人才会有突出成就, 张泽的成功靠的就是将追求学术境界永无 止境与实践行动的密切结合。
    作为1953 年1 月29 日生,下过乡、当 过多年村长,1980 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物理 系,1980 年考入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获 得硕士学位的张泽,又于1987 年师从中国 科学院院士郭可信先生在本所获工学博士 学位。张泽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首次在 Ti- Ni- V 合金中发现五次对称准晶,开国 内准晶研究之端。准晶的发现被认为是我 国实验物理方面的一项重要成果,张泽因 此与导师一起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这 项工作的代表性论文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 视,在1986- 1988 年间被国际引用次数居 全国第一名,至今已被国外同行引用120 余次之多。主要研究成果被写入多本国际、 国内学术专著。
    张泽在Ti- Ni- V 合金中发现五次对称 准晶后,在Ti- Ni- V 急冷合金中准晶与晶 体取向、结构关系等方面进行了创新性研 究。在准晶中的位错,层错等方面研究中有 新的突破。他发现和确定了一维准晶体和介于准晶和晶体之间的一些过渡状态。
    1988 年5 月至1990 年12 月,张泽以 客座科学家身份在德国核研究中心固体物 理所工作,其间他在铝铜钴合金的二维准晶 研究中发现一维准晶,在铝铜铁合金的三维 准晶相变研究中发现二维准晶。特别是,他 在世界上首次发现了铝铜钻十次对称准晶 中的位错及层错;首次用常规衍射衬度方法 系统地研究了五次对称准晶的位错;在世界 上首次发现十次对称准晶中的“位错”等缺 陷,并在国际上率先开展了系统的观察和研 究,提出准晶中位错研究的新理论。两篇关 于准晶中缺陷研究的代表性论文在发表后 三年内被引用110 余次,并被国际学术会议 特邀报告人在报告中多次引用。
    1993 年以来,张泽将主要精力放在低 维纳米材料的显微结构研究上。对纳米碳 管,金刚石薄膜,蓝光发射GaN 薄膜,巨磁 电阻金属超薄多层膜等系统进行了深入研 究,在Appl.Phys.Lett.等国际知名学术刊物 上发表论文30 余篇。
    据不完全统计,自1983 年以来,张泽 在国际较有影响的学术刊物及国际会议上 发表论文约140 余篇,(其中在国际知名 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85 篇,至1998 年被 SCI 引用640 余次),并应邀12 次在国际 国内学术会议上做邀请报告。曾多次参与 组织国际及国内学术会议。编著《高分辨 电子显微学在材料科学中应用》和《纳米 结构及纳米材料》英文专著两部。曾荣获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中国青年科学 家奖”、“何梁何利奖”等9 项国家及部委 级奖励。并被评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国 家重大基础研究项目(973)首席科学家、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 院技术科学部常务委员会委员、国际晶体 学会执委、中国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分 析测试协会副理事长,成为名副其实的大 师级科研人物。
    科技创新不能缺少文化氛围
    “学术追求永无止境,不断创新需要 科学精神、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
    爱因斯坦说过:“我从事科学研究完 全是出于一种不可遏制的想要探索大自然 奥秘的愿望,别无其他动机。”
    为此,张泽举例说,伦琴(Wilhelm K. Roentgen)1895 年发现X 射线,1901 年获 诺贝尔奖。他从小就性格倔强,从不轻易改 变自己的主张。品德高尚,对荣誉和金钱极为淡泊。50 岁任沃兹堡大学校长时发现了 X 射线。领取首届诺贝尔物理学奖时,他不 仅拒绝在授奖典礼上发表演讲,而且谢绝 了各种盛情邀请,将奖金全部献给沃兹堡 大学作为科研费用。许多商人想用高价购 买X 射线的专利权,牟取暴利,巴伐利亚的 王子甚至以贵族爵位来笼络伦琴,都被一 概予以拒绝,他说:“阳光有专利吗?空气 有专利吗?”
    而学术境界的无穷追求更需要良好的 环境。
    张泽说:“创新要有一个容忍的环境, 需要尊重劳动、尊重科学、尊重知识、尊重 人才、尊重发明创造。天才也需要创新的环 境,我们要思考我们的文化氛围中有没有 能容忍天才的创新环境。”
    一支花开不是春,百花争艳春更俏。
    自己学术成功之后,张泽开始关注成 就学术创新的环境。并形成自己深刻的见 解,不断呼吁建立良好的学术创新环境。
    “现代科学(系统科学创新)为何未在 中国产生?”9 月23 日,张泽在2007 年 “科学与中国” 院士专家巡讲团郑州站的 报告中,抛给在场的听众这样一个问题。
    张泽说:“很多学者认为,尽管中国人 有很高的智慧和才能,创造了高度的古代 文明,但是现代意义上的建立在严密科学 实验和严格数学分析基础上的科学技术, 却未能在中国土地上产生。中国为何没有 与西方同时或前后产生现代科学技术,困 惑了许多科学史专家,被称为‘李约瑟难 题’。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今天,这仍是值 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
    张泽认为,其社会与经济的原因有很 多。如有的学者认为,中国长期的封建统治, 又实行抑商和自给自足的政策,没有开拓市 场、特别是海外市场,使中国的生产力得不 到大规模的发展,从而没有推动科技发展的 市场动力。劳动力充分、市场需求不足时,没 有形成要发展机器的动力,因而错过了第一 次工业革命的机会。但他特别指出,更值得 深思的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价值观。受两千多 年的封建政治影响,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多 崇尚儒教,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 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最高抱负,想的是做 官,注重的是社会、人际关系。社会主体文化 不重视、不尊重科技。知识界的核心价值观 是官本位文化,当然不容置疑性的思维,致 使不仅科学知识不能普及,科学的精神、态 度和方法更难以产生。
    张泽认为,科技创新的社会文化氛围 是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因素。他说: “保护创新热情、鼓励创新实践、完善创新 机制、宽容创新挫折、增强自主创新能力、 建设创新型国家,是党中央在新形势下作 出的一个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重大决策。 我们必须深刻领会,切实以解放思想、改革 开放的态度去认真总结。”
    张泽说:“进行创新不能只讲究获奖, 即便是有创新成果的人,如果最终目的为 获奖,那么他的创新意义也不大。现代科学 (系统科学创新)为何未在中国产生?近代中 国为什么会落后?除了经济、政治等原因 外,还有创新的文化氛围这一重要因素。”
    殷殷之情致力于青少年科学素 质培养
    科学是人类无止境的探究过程,探究 始终贯穿学习过程的始终。
    在学术上只有孜孜以求才能成功。
    自己科研历程,国外学术经历,使张泽 体会到,一个民族坚不可摧的蓬勃生命力 来源于全体公民良好的科学素养,只有全 社会尊重科学、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蔚然成 风时,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指日可待。
    而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可塑性最强的 过程是小学到中学这一阶段,包括建立比 较良好的习惯和学习方法。培养学生的科 学素养问题必须从娃娃抓起,为此张泽主 动投身到中国基础教育改革的最前线,亲 自担任小学新课程《科学》教材的主编。
    他赞同并提倡“科学探究性学习”,让 学生自己思考怎么做甚至做什么,而不是 让学生接受教师思考好的现成的结论,培 养孩子热爱科学、学习科学的兴趣。
    要培养孩子大胆质疑、对事物的本质 进行探究,张泽对比中西方基础教育对待 科学及真理的不同态度,看到在现实中一 个比较普遍的现象:西方学生更追求差异, 而中国学生的行为模式更趋于一致,过分 强调整齐划一。
    智力的发展和生命一样是周期循环 的,每个周期都有三个阶段:浪漫期,精确 期和概括期。“孩子如果没有浪漫期的过 渡,精确期是贫瘠的”。中国教育过分地强 调整齐划一,过早地强调精确和熟练,抹煞 了孩子的天性。学生没有经过浪漫期充分 地自由探索,就不能自发的对某件事物产 生兴趣, 也就不会对其具有深入了解的愿 望。在没有兴趣的情况下,练习就会变得枯燥无味,学习就不容易产生效果。
    “我国学生较国外学生而言,普遍缺 乏强烈的个人兴趣,这和我们的教育过多 过早地强调精确而忽视浪漫是密切相关 的。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过多的自由而没有 适度的组织纪律和必要的练习,智慧是无 从产生的;相反,过度的操练而没有自行探 索和发挥的自由又会令知识死板,学生也 无从产生兴趣。根据每个个体智力发展的 节奏提供适度的操练和自由才是成功教育 的关键。”
    西方近代科学的谱系传统是强调事物 的因果规律,而中国传统知识的生产原则 是相似性。究其原因,症结在于中国传统的 “师道尊严”把学生灌输得过分相信老师、 迷信权威,好学生往往以“安分守己”为标 准。如果一些学生的答案与老师稍有出入 就被判错,结果体现在卷面上则是老师判 分时少两分学生根本就考不上大学决非危 言耸听。
    “分数成了盖在学生身上的戳”。传统 基础教育的痼疾正在折断学生想象的翅 膀,禁锢了学生大胆质疑的思维。
    “基础教育应该培养鲜活的、有个性的 人。”
    “人性不是一部可以按照固定模式建 造并能精确地按照程序工作的机器。人性 宛如一棵树,在内部力量的作用之下,充分 发展各个方面,成为一个充满生命力的事 物。”
    “足够的好奇心是唤起学生求知欲的 基础、是学生主动学习的起点。好奇心决定 了人们不断提出问题、观察问题,进而进行 猜想与假设,这是做科学最基本的素质。”
    张泽院士认为,基础教育是面向未来 的教育,面对科学技术发展一日千里的态 势,我们有必要正确处理科学、技术及教育 范畴的关系。科学技术的发展要求新一轮 基础教育改革的目标应定位于着重培养未 来公民的科学素养,立足于人一生的可持 续发展,教育学生学会求知与学会做人。
    “笑谈学术人生,品位创新精髓”的访 谈接近尾声时,张泽院士深情寄语致力于 学术创新事业的年轻人———“业精于勤”、 “笑谈人生美好,准备好自己”。
    这就是张泽院士,一位把人生的价值 写在学术境界不断创新之上、科研工作奋 斗不已,又对青少年寄予殷殷希望的大师, 他对科研的热忱,他对祖国的深情,反映在 他人生的足迹、赤诚的奉献中??